若为初见

我终于赶上一次817,今年的817终于没有事也没忘了了!给自己纪念!


(இωஇ)来自一个错过了好几次已经想哭了的人。


今天终于看了黑凤凰!
电影在我这里就开始下架了,趁着还有就看了。

说实话,在还没上映有消息的时候很激动,但是并不打算看。

原因……就是觉得又会虐,而且这段时间也是接近了吗。当初就想着,算了,不打算看黑凤凰。

那么,为什么又自打脸了呢?
其实也是后面了,看见各种的电影内容透露,然后我……我就动摇了。

我是冲着那最后几分钟去看的,我打定主意要去看就是为了那最后几分钟。
你们能信吗?
但是,EC!我爱的cp!而且他们甜了!!!EC分分合合这么多年,cp今年拆了这么多对儿!
我就算是为了那么一小段我也得去看!
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了。

之后整理整理思路,把自己当时的各种心里感想写一写,给自己的纪念!

X―men,X战警也收官了。

说起来,像复联一样,我没有同他们经历开始,入坑也晚。所以,结束至少还是要看一看的。

毕竟,结束了。

但是相信大家在那里依然没有结束。

在此表白他们全员!爱你们每一个人!

看复联四的延伸脑洞

这里其实好多过去的线都改变了吧


Loki拿着宇宙魔方跑了,后续改变


美队这句“九头蛇万岁”真的不会坑到自己吗?

被晕了的原美队:不是,我什么时候从美国队长成了九头蛇队长?(一觉醒来,阵营被迫改变)


还有Thor把过去自己的锤子拿走了,那过去的他不就没锤子了吗?(我的锤子呢?)


可以理解为衍生出了平行世界吧。


说起来如果可以,芙丽嘉妈妈见到那样的大王子会不会以后开始给其管理饮食,增加运动?


这下星爵得重追媳妇了


有人写衍生吗?自己不想动笔(›´ω`‹ )


好想看这些的后续


复联四。
这次我没有错过。

今天买了票,是和母亲去看的。(木有人还不想自己看)

说一件好玩的事。

看之前不是惯例买一些吃的喝的吗,看到了P4,5的人物,我这里是有钢铁侠(妮妮),美队和灭霸(没错,就是那只紫薯精)。
是分饮料杯和爆米花桶的。
当时就,哎呀,想要。但看看下面标的不知道是不是价钱,虽然说不上贵不过也不便宜(个人)但是因为做工一般就打算拍个照看看就好。然后!人家问了可以给那个(套餐一类?反正点完东西)
但是!我不想要那个把我喜欢的那些人弄死的家伙!我就说我不想要那个,然后人家说后面有美队,我表示把这个妮妮给我吧。她说不行,这个是饮料的,然后有表示只能碳酸。然后基本不喝的我就,算了吧……
给我把果茶换掉!装可乐!(原先:奶茶,爆米花,果茶)
就这样~最后,貌似最后一个的妮妮!被!我!抱!走!了!!!
(开心~快乐~happy~!)
啦啦啦啦啦~~~!!!🌸🌸🌸
虽然美队也想要但是前面这个妮妮真的不能放手!(我不是不喜欢美队,但我想要妮妮)
然后工作人员拿了个灭霸出来换在前头,说怎么没人要这个啊,是长的太丑吗?
我就回答了,不是,只是单纯因为他让我们喜欢的好多人化灰了。不待见。(所以,就是任性的不待见。对我就跟人家说了不待见。)
人家也笑了。

然后就是进去,坐下。
然后就开始心慌,特别的心慌。就是有点后悔,不知道自己到底想不想看。
害怕。(我:可怜,弱小,无助,想哭。)

我还记得去年,他们来中国是4.19,那天周四,当时专门下了淘宝就为了订阅看直播。(下午的事和心情透露个人信息就不说了。后来看了。对那次真的是无比失望,办的啥都不是。)
然后首映是5.11,当时周五。晚上说是去看吧,没去成,后来就拖拖拖。就没然后了。
后来,知道剧情以后,我不知道我是后悔没看成,还是庆幸没看成。
后悔错过了,庆幸……还是怕了吧。

刚入坑,就赢来一把把的大刀。

现在,还是想看的吧。错过了开始,想和他们结束。

观影建议:
(其实都是那几条,看不看吧)
带纸,多带几包。这个大家都懂的~(当然如果对其无感的话就无所谓了)

不要化妆,会花。最多画个眉毛和口红就好。眼妆哭晕是一回事,弄到眼睛里就不好了。我们还要看自己喜欢的人物继续下去对吧~

饮料别买多,爆米花可以来一份。(甜食缓解心情分散注意。)
碳酸可酌情考虑,毕竟他让我得了个妮妮。(每个地区的情况可能不一样)

看之前,全部去趟厕所!三个多小时,你不会打算在中间去上的。结尾?都要结尾了,憋着。
这也是我让少买点饮料的原因,别喝太急,受罪的是自己。
或许可以考虑一下b站上采访视频中几位演员的建议,准备一个大号爆米花,吃完放到座下,或是穿一个成人纸尿裤。(会不会真的有这样做的?)

然后……
我忘了。

啊。个人情况,哭起来脑壳疼。而且后来胸闷,基本是呼吸难受的。
这个酌情带上有助于自己好一些的工具。

还有,带同伴的话,要选择好。

有人乐意请我吗?(滚)有人知道那个外国的一个人,穿着印有复联人物的衣服看了复联三几十遍的那个事吗。条件允许,我也可以。
我想再看一遍,他是有些地方不知道怎么说。但是,落幕了,我舍不得。

可能涉嫌剧透?
(我个人是会在一定情况下接受剧透的,打预防针,虽然没卵用。只不过多伤心一次)
因为好多人很讨厌,而且这会儿还有好多人没看,我会尽量不多说。
不过坚决讨厌的还是不要看了。我怕又说飘了。(话说有人看吗)

(语言混乱注意)

有许多想说的,又不知道说什么。

他是有许多虐点,但是莫名也有许多让人笑出声的地方。

这次没有彩蛋。结束了……
(不过尾部会有打铁声,大家知道对应哪里吧)

开头就让我难过,前一秒还在欢笑下一秒却只剩下了自己一人(鹰眼)
[说实话,这个新造型有点帅,发型换了还有个花臂,有点帅(捂脸)]

美队爆粗了,我很不合时宜的兴奋了。(灭霸,他是一个能让美国队长爆粗的人)“我们去杀了那个混蛋”这里“son   of   bitch ”

看到灭霸一个人在那里种菜,煮东西。心情突然有点复杂。(这个毛病还真是)

雷神是真的吓到我了。(喝啤酒真的喝了一个啤酒肚。这样你弟弟回来也不认你的😂)
但是他这样也能理解,全部失去了,一落千丈,空了。

美队翘臀看来是全体认证了,甚至自己都夸了一句(哈哈~)

他们回到过去。
纽约那里我是真的忍不住,当初和现在。那是最初的场面,初代一齐。
那么夹杂重合着,明明就是逼着哭。

阿斯加德
你路过真的不带一点停顿吗?loki在那里。
妈妈那句嘱咐……多吃点素吧。妈妈都说了。(真的需要注意身材了)
话说阿斯加德人真的只认兔子吗???

美队和自己打的那节我就是莫名的好爽。
我又看到朗姆了!交叉骨!
电梯里的那句“九头蛇万岁”美队你学坏了,我可以倒放N遍!
把自己打倒还说一句这翘臀是不错,够了😂(那紧身衣是更衬,emmm……的确,很翘[捂脸])
这里原美队说的“我可以和你打上一天”
和哪里对应大家都懂

妮妮你就对自己那么……直接?反应堆让拔了,很难受吧。

说起这里,他从飞船上下来那一系列反应……当时整个人真的是崩了吧。很揪心。

loki的反应好可爱(/ω\)。锤你口枷要不要给戴的那么顺,你竟然堵他。
全程一群人慌张,就loki在那里看着空间魔方掉来掉去,真的那里的一系列小表情好可爱。最后捡的那里我一直在说,快捡啊,赶快捡起来。然后真的捡着跑了。

都回到这会儿了,为什么半句jarvis都没提,官方忘了他了吗……

鹰眼和娜塔拿宝石那里,必需少一个,可是舍得那个呢?那个也舍不得。
娜塔莎,你的红发好美,你知道吗?
(真的不能把红骷髅丢下去吗)

星爵在银护里有段戴着耳机的自嗨场面,这里很好的给了一个路人视角(真的,有点,傻)

Tony你见到自己父亲的时候,心情很复杂吧。也动容了吧。霍华德.波兹,冠妻姓了吗?这里Tony差点就不叫Tony了。父亲的那句jarvis……
妮妮拥抱的时候说了,感谢你everything……
一切……

开头斩杀灭霸那里,thor:这次我瞄准头了

看到打灭霸那里,从圈里出来的那些人,当初化灰的都回来了,很激动。
但是有一些确实回不来了……
被掐死的小王子loki,失去心灵宝石的幻视

这里也让我体会了一下,女孩子就是不好惹呀,Wanda真的是要手拆灭霸了。

皮特的那句Tony……

奇异博士的那个1

Tony……你将宝石弄到自己手上准备的时候,我以为你是要说我才是天命,但是……“I  am  …… Iron man”
由你开始,也由你结束……
你总是牺牲自己

“我爱你三千遍”
爱你不止三千遍……

“Tony  Stark 他有一颗温暖的心”
还有一双温暖的眼睛

四里面有许多和以前对应的地方,真的很犯规……

队长,你把那支舞还上了……
当队长没有出现在台上时,我还侥幸的希望有着后续,后来……队长老了。
的确有些没想到
去尝试建议的生活……
他也没做错,每人都有私心,虽然我没想到他留下bucky一人。
(之前队长举锤子那里惊到我了,而且为什么会放电,但是……再不合理,成功就好)
说起锤子,以前的thor怎么办?(我的锤子呢?QwQ)

暂时就这些了。
逆转未来的代价注定要失去什么

我没能陪你们开始,在这里至少陪你们结束。
再见,还会再见,哪怕已经不同。
后悔这么晚参与,错过了那么多年。

最初的你们,再见。
休息吧,英雄们也要退休了。

观影时间:2019.4.25
发布时间:2019.4.26(生日啊)

好像父母之间因为孩子而争吵打架啊。
(离婚了)
双首领:我们日子到今天为止了!

驯龙3

(人物语言和自己的话)我是从开演,开头那里就哭了,别问为什么。之后头疼。


你有我还不够吗(悍夫说显然不够。这里没牙仔看了其他龙之间跳求偶舞后在对自己影子跳)


这会儿你倒是会画了(没牙在给光煞画画,光煞踩到了后很凶,光煞也凶,然后他怂了。你谈恋爱还要小嗝嗝帮你。为什么有一种吃味的感觉)


这次很着急的让装尾翼,装完以后很开心(你还记得你第一次面对自动尾翼的时候吗)


我头一次嫌一部电影太长(开演不到一个小时我在想怎么还没结束)


他在担心尾翼会不会出问题


我没想到他会一去不返(他让他走,但是认为他也会回来,而没想到他会彻底的一去不复返)


暴芙那里认真的?(你们就这么落下了她?而且暴芙你那个态度认真的?)


我们去找没牙仔(他不回来,那我们去找他。他们要是一直不去你是不是就彻底忘了他们了)


隐秘之境太美(那里真的好美,好吧我又哭了。因为那里给人感觉真的太美好)


我们该走了(小嗝嗝看见没牙和光煞在一起的样子,很落寞的说。那时他就没打算见他了,也没想要他再回来。有一种就此分离了的感觉)


但是即使相爱也会分离(这是爸爸在小嗝嗝小时候跟他说的。讲真,在他和没牙之间放这段认真的?这是说他们吗。最终还是分离。官方几个意思。真的好喜欢爸爸妈妈。小嗝嗝问你会给我找个新妈妈吗?那里好可爱)


小嗝嗝表情落寞(他看到没牙和光煞相伴的样子,那个表情真的太落寞。仿佛失去了。(就是有一种爱了

这么多年然后看你终于和别人在一起,不要他了的感觉了))


夜煞光煞在一起太美好太般配(可就是太合适才更想哭)


我们大概不用说再见了(这是小嗝嗝看到光煞跟来了,很开心的说到。他还是希望可以一起吧)


他们完全可以打败葛林魔,但光煞会有生命危险(鼻涕粗说了一起的话完全可以打败,但小嗝嗝也说了光煞会有危险。而这也是没牙制止龙族的原因)


我们去救光煞(小嗝嗝救了没牙后)


看吧我就知道你会救我(不,你根本不知道。当时你根本没想自己会如何,下去只有死)


他松手时就没想过他会怎样(如上,他让她去救没牙。掉落时的表情。他根本没想过他会怎样)

之后他们集体卸下了龙鞍,代表着彻底放手了吧(这段真的好悲伤)


我也爱你我希望你自由(小嗝嗝对没牙的话。因为爱所以选择放手,成全?【此处bgm成全,话说有哪位太太剪吗】)


在我小的时候,这里曾有龙(这是近期出现率最高的一句,但是这句真的很戳心。在我少时,他们曾在此生活。我们曾对立过,而后也成为伙伴。可现在他们只是渐渐成为传说)


最后放了他们以前的相处(电影结束,放歌的时候全都是他们以前的相处,从初遇到后来。真的犯规了)


又是他们去找的没牙,没牙你没有认出来是认真的吗!你鼻子呢!你个大猪蹄子。(真的,龙的鼻子那么好,然后他没认出来?虽然之后还是很开心扑上去。但是那里好虐。你竟然忘了他,离那么近才反应过来😭)


孩子伸手就像他们初遇时那样。


他们的婚礼也好美,艾丝翠那样真的很美。(有人说讨厌光煞不就是因为给你们萌的安排女友吗。不,不是)真的蛮喜欢艾丝翠。光煞,看完后也不能说是讨厌,不怎么喜欢。不说cp问题,她太突然,太片面。我蛮喜欢艾丝翠,他是完整的。


第一季小嗝嗝没了一只脚时,我真的是半点不悲伤,因为感觉那样反而完整了。一直觉得他们在一起才是完整的。没想过他们会分离。当然知道分离是肯定的,但没想过是这样。毕竟就算不说其他,寿命也是永远无法忽视的问题。但没想过是这种意义的分离。


其实这个真的算是普遍意义的完美结局。不是吗?其他人都在笑。但是对于我们而言多少有着遗憾,在别人笑得时候却哭的不成样子。


(题外话,我看完之后的那个样子说是失恋也有人信。当然我没恋。)

有没有看完想去炸他们公司的?组团吗?带我啊。😐


今天跟母上来看了(其实内心有点拒绝)之前一直不敢来看啊。
请各位小可爱祝福我吧。
给自己吃刀子的我。
昨天又被打了一针预防的我,其实更不想来看了(இωஇ)
(弱小,可怜,无助???)

【无授翻】Not In The Stars (不是在星星里)

这里是机翻

(人工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看不懂(#-.-))(主要是有一点私心,放上来也方便自己看)

授权真的不会,所以如果这个触犯什么的话请告知。如果必需授权的话,就请会的小可爱帮帮忙。

(如果翻译部分有错误的……我真的无能为力)

(为了看文也是够了😓)

因为是机翻所以多少会有一些不合适的地方,包括名字之类,还请见谅。(已经调整了一些,但应该还会有一些没有注意到)

ao3 :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49666

以下开始正文――――――

Not In The Stars

(不是在星星里)

总结:

另一个不同的第一次会议。除了汉尼拔,每个人都会继续和威尔·格雷厄姆会面,汉尼拔对此发出了不愉快的食人声。

笔记:

“掌握我们的命运不在于星星,而在于我们自己。”—威廉·莎士比亚

标题来自此引用。仍然是文学上的飞跃。

               ……………………

“我决定听从你的建议。”

切萨皮克开膛手完成了香水在手上,然后屈尊评论。贝德利亚总是选择值得适当欣赏的优质葡萄酒,今天的选择也不例外。这也是一个相当突然的声明,他在她早期的状态中并没有预料到这一点。汉尼拔不在乎没有他的影响的惊喜。“哦?“

“我即将退休,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这样。“两个病人不是一个练习,而是一个开始。”贝德丽亚笑着说。汉尼拔确信他已经把自己的惊喜藏得够好了,但贝德丽亚仍然记得,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是否为自己的利益付出了太多,还没有决定。

“这是怎么回事?汉尼拔好奇地问道,但他保持着兴趣的表情。这毕竟是场比赛。

“你的一个同事和以前的学生,阿兰娜·布鲁姆,联系了我一个最不寻常的男人。”贝德丽亚,嘴角挂着微笑。她对什么事当然很满意,她想以此取笑他。考虑到和她一起玩的是谁,这对她来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但并非没有魅力。像命运一样,汉尼拔喜欢勇敢的人。

“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失败了,他一定是独一无二的,引诱你重新开始练习。是什么让他如此迷人?汉尼拔接受了诱饵,尽管他在两个词之间插入了足够的威胁,警告贝德丽亚不要继续玩她的游戏。他还想知道为什么阿兰娜联系了贝德丽亚,而不是他,因为疏忽而有点恼火。

“向你透露这一点会违反医生/病人的保密规定。”贝德丽亚一边喝着自己的酒,一边显得很得意。汉尼拔知道她一开始从来没有打算告诉他真正的原因。她只是假装动作,看他会如何反应,就像一个击剑手向对手猛击。“虽然他不是我的病人。他只同意和我谈话。”

“那么什么妨碍了你的回答呢?汉尼拔不动声色地问道,摆出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表现得像谈话的话题,对他来说无关紧要。这是件可怕的事情,类似于自然的力量,但他的好奇心被激发了。阿兰娜指的是贝德利亚而不是他,更重要的是,为什么?

“我相信这最好由布鲁姆医生来解释她朋友的情况。“我建议你问一下威尔·格雷厄姆的情况。”贝德丽亚说,她脸上带着神秘的表情。如果再继续调查下去,他会变得绝望,于是汉尼拔优雅地点头,把这一回合的比赛拱手让给她。他很有风度。汉尼拔的名字是一个和平的礼物,如果汉尼拔真的或形象地想把这个人抓下来的话,这个名字就足够了。

从贝德丽亚的嘴唇到耳朵,这是汉尼拔博士第一次听说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人员威尔·格雷厄姆。

              ……………………

“晚上好。请进来,金博尔小姐。”

汉尼拔想知道,为什么塔特利姆网站的弗雷德·朗兹在化名预约后,坐在他所有地方的候诊室里。诚然,他有一些高调的病人,令人作呕的富有媒体宠儿,他们只是不能让自己远离麻烦,但谁也不应该偷看弗雷德·朗玆的利益。她的文学作品更多地走向血腥、暴力和死亡,而不是肮脏、糟糕的人生选择。

“我以前从未见过精神病医生,不幸的是我很彻底。所以你是我采访的三个医生之一。“这或多或少是一次烘烤。”Lounds说,环顾着他的办公室,虽然不像大多数人走进办公室时那样欣赏或敬畏它。汉尼拔可以看出她正在编目录,她在脑海中把它拆开,把信息储存起来,以便日后参考,就像一只奇怪的喜鹊。

“我非常支持烘焙食品。汉尼拔告诉她,当她试图从周围环境和他那里收集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时,看着她。

“我可以想象你是我的治疗师,这很好。如果我不能想象我会在情感上敞开心扉,我知道这会是一个问题。”Lounds笑得有点太甜了,试图表现得像个脆弱的人。这是一个对其他人很有效的策略,而不是他。弗雷迪·朗兹是一个长剑,一个用剃须刀钢制成的纤细武器,藏在一个俗气时尚选择和巧妙谎言的鞘中。

“我现在能问一下为什么吗?汉尼拔笑了笑,想让她放松。他也是武器,但更擅长隐藏他的金属口径,在他们直接感觉到他的边缘真实性之前,猎物误以为他是艺术。

“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好吗?“Lounds说,开始让她动起来。

“当然。”汉尼拔想跟她一起玩,看看她在这里干什么,玩弄这个主意。尽管他很讨厌浪费时间,但他的好奇心还是被偷看了一眼。路德装出如此脆弱的样子。毁了它的闹剧几乎是一种耻辱。

“我喜欢你写了这么多关于社会排斥的文章。因为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所以我想……“Lounds看起来有点自鸣得意,就在那里永远也做不到。尽管她很聪明,但她必须提醒Lounds她在食物链上的位置。她对他的狮子来说只是一只土狼。

“你是弗雷德·朗兹吗?汉尼拔很容易把她切断,让Lounds的反应就像被击中了一样,所有的空气都离开了她的肺。

“我太尴尬了。”Lounds试图建造她的避难所。汉尼拔不想让她这么做。在他看来,拾荒者应该学会在从尸体上偷东西之前,检查他们的猎物是否真的死了,以及他们的杀手是否把肉吃光了。

“你应该是。这甚至对一个小报记者来说也是不道德的。”汉尼拔把这一点带回家,研究Lounds的愤怒是如何上升的,以及她是如何控制的。

“我是一名刑事司法记者。”Lounds坚定地为自己和她的职业辩护。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对预约时间很执着。据我所知,我现在很少有病人对你有真正的兴趣。”汉尼拔沉思着,享受着Lounds的不适。

“我得到了一些坏消息。我想你对一个叫威尔·格雷厄姆的人一无所知,如果你知道的话,你愿意对他发表评论吗?“Lounds问,她看起来很不高兴什么事,或者和一个喂了她可怜的情报的人在一起。汉尼拔对很快从完全不同的渠道听到同一个人的消息感到惊讶。

“我不能评论我不认识的人。现在我真的得请你离开了,朗兹小姐。你浪费我的时间太无礼了。该怎么办?“

              ……………………

“我对一些事情很好奇。你有没有故意不告诉我格雷厄姆会不会是出于什么原因?汉尼拔问他的前主人,今天晚上谁担任他的汤厨师。汉尼拔和贝德丽亚和朗兹女士谈过之后,就安排好了。汉尼拔把阿兰娜放进厨房,在厨房里放了几瓶啤酒,然后开始谈论这个脆弱的话题。

“当然。”阿兰娜笑了笑,她那可吻的嘴唇在边缘微微翘起。

“我希望不是因为我。你知道我很谨慎,我很想知道你一直在躲着我的这个朋友。”汉尼拔尽量不感到太生气。阿兰娜打算让他为此工作。如果她没有,他会更不尊重她。

“不,这是杰克·克劳福德的账户,他是联邦调查局行为科学部门的负责人。他一心想抓住切萨皮克开膛手,而且他正在培养抓住他的意志。”阿兰娜提到克劳福德时叹了口气,他显然不受她的好感。

“我真诚地希望他会这样做,尽管我看不到。汉尼拔主动提出,在玫瑰上刻上谦卑的西红柿,他在心里梳理。他已经考虑和他的前男友有染一段时间了,想知道她是否值得他的努力和关注。

“意志是特别的。他有一种甚至没有人能开始理解的能力。”阿兰娜几乎悲伤地谈到汉尼拔一直从奇怪的渠道听到的这个独特的人。

“是什么让他如此特别?汉尼拔自言自语,他的好奇心达到顶峰。阿兰娜用丢弃的胡萝卜盖在他精致的番茄玫瑰上,让连环杀手内心叹息。不管她是否有意,这都是解雇。

“移情,一种极端的感觉。威尔有能力像他想抓住的凶手一样思考。他通常在联邦调查局教授人物塑造,但最近杰克一直在把他拉到野外工作中。“这对他不好。都不是。”

“你是想保护他。”汉尼拔指出,他的话对她产生了有趣的影响。

“他是我的朋友。他需要一个朋友。”阿兰娜说话的时候,好像她要在这件事上自责,这是一个提醒她保持距离的私人提醒。

“你爱上他了吗?汉尼拔一边问,一边观察着阿兰娜的皱眉,一边叹了口气喝着啤酒。

“你知道,我想得太多了,不适合做那种事。”阿兰娜懊悔地笑着说,“我已经考虑过了,但是威尔太不稳定了,无法维持一段健康的关系。他需要朋友胜过需要情人。另外,我对威尔也很好奇。如果我不想知道关于他的任何信息,那就更好了。”

“他听起来像是你应该带去参加我的晚宴的人。汉尼拔说:“我很想见到他。”

阿兰娜笑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恐怕这种感觉不会是相互的。会怀疑精神病医生。他想进去的次数太多了。”

“羞耻”。

              ……………………

至少在汉尼拔看来,让弗雷德里克·奇尔顿来吃晚饭是汉尼拔最接近养宠物的时候了。就像一只训练有素的猴子在打字,奇尔顿喋喋不休地谈论着这个和那个,试图通过一些八卦来得到他的反应。这两个人都知道谁在他们的职业中更受尊敬和追捧,所以汉尼拔无时无刻不给他的就餐同伴任何回报,除了中性的言辞和平淡的表情外,这让汉尼拔很开心。

即使是猴子敲打打字机,也一定会拼出某种单词,汉尼拔惊讶地眨着眼睛,在谈话中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啊,你听说过他。”奇尔顿对汉尼拔全神贯注地盯着他,显得很得意。汉尼拔沉思着说,这个人的自我保护确实是缺乏的。

“我有,但只是路过。“我不知道你认识威尔·格雷厄姆。”汉尼拔平静地说,尽管奇尔顿和这个人谈话的想法让人恼火。这个难以捉摸的形象并没有和阿兰娜一起参加他的晚宴。汉尼拔本可以很容易地找到这个人,但如果他听到的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们的会面就不会是一件强迫的事情。威尔·格雷厄姆当时正在追捕切萨皮克开膛手,汉尼拔不耐烦就把自己给出卖了。他会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与威尔·格雷厄姆会面,而与他交谈的旁观者也不会更聪明。在那之前,汉尼拔只需忍受奇尔顿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对生活的轻微侮辱。

“没有我想要的那么好。”奇尔顿气呼呼地承认。“不过,在某些圈子里,他是一个有趣的话题。”

“你的路怎么过的?汉尼拔自言自语,诅咒运气和她变化无常的天性。

“别告诉我你没听说过亚伯基甸。“我刚刚把他赶下切萨皮克开膛手的宝座。”奇尔顿以一种夸张的方式说,这使汉尼拔的牙齿变得锋利起来。

“所以你有…”

               ……………………

“我接受了联邦调查局的采访!“这是富兰克林口中第一句问候的话。汉尼拔向他们的座位做了个手势,没有回应。最好是让富兰克林精疲力竭一点,然后再陷入错觉。

“哦?你为什么?汉尼拔在他们安顿下来后问道。

“你还记得我的朋友托比亚斯吗?他一直对我说些很奇怪的话,所以我联系了有关当局。联邦调查局来问我:“富兰克林看起来很高兴,也很兴奋。那根本不行。

“报告你的朋友托比亚斯,你感觉如何?汉尼拔把他的话做成一把细刀,插在肋骨间扭来扭去。施虐者欣喜若狂地看着富兰克林胜利的表情像烧焦的木头上的灰烬一样逐渐消失。

“我不喜欢。如果我错了怎么办?富兰克林咕哝着,把手指拧成肉节。

“如果你不是呢?汉尼拔反驳说,在富兰克林闲暇时戳出了他的缺点。

“我总是错的。”富兰克林犹豫了一下,他的神经质接近了他。“采访我的那个人很奇怪。他不停地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并在他眼睛后面评论音乐。我在想抱怨他。”

“你还记得这个人的名字吗?“汉尼拔努力保持这种正常的表现。汉尼拔怒气冲冲地从里到外撕碎了自己的西装,使自己保持了无害的外表。

“格雷厄姆什么的。我不喜欢他。“他非常不专业……”富兰克林撅着嘴,再一次意识不到自己身处多大的危险之中,这时房间里的狮子猛地抽动尾巴。

“我认为最好是我们不仔细考虑这件事。”

             ……………………

“布吉先生为什么来这里?杰克·克劳福德问汉尼拔,他给他大腿上的伤口施压。托比亚斯在汉尼拔被迫结束他之前,已经证明自己很有趣了一段时间。

“他来这里杀了我的病人,然后我来杀了我……”汉尼拔开始说谎,享受着这次与那个绝望地要抓住他的特工的邂逅。不过,那是短暂的,一种技术,以她脸上关切的表情打断了他们。

“杰克,威尔在医院里。”这位苗条的亚洲妇女告诉克劳福德,克劳福德把他的注意力从汉尼拔完全转移到了她身上。

“发生了什么事?克劳福德啪的一声说,显得忧心忡忡。

他因轻伤入院,但留下做核磁共振。他们发现了什么……”特工告诉他。

“在我的路上。”克劳福德把她截了下来,已经留下了一个愤怒的切萨皮克开膛手来查看他的最佳档案。“谢谢你抽出时间来,莱克特医生。我们会联系的。”

               ……………………

虽然汉尼拔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时就很小心地和以前的同事保持着关系,但萨特克利夫医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拜访者。“我知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最近我有一个案例让我想起了你。”他在适当的问候后说。

“哦?“说吧。”汉尼拔说,想知道是什么促使了这一切。

“是的,我这里最近有个男人患了脑炎。萨特克利夫告诉他,汉尼拔的后颈由于某种奇怪的原因而刺痛。

“很吸引人。他还在吗?汉尼拔不理会这一感觉,便提醒道。

“不,他在接受治疗后已经离开了医院,但这让我想起了你和你的厨艺。”这句话让汉尼拔想翻白眼。尽管Sutcliffe在他的领域很出色,但他缺乏精妙和技巧。

“我可以问一下这个病人的名字,看看他是否愿意说出他的幻觉?汉尼拔在考虑了一会儿后说:“我愿意用晚餐来交换。”重新与Sutcliffe保持联系不会有任何伤害,而且这个案例可能会提供一些有趣的分心或洞察。

“这是一笔交易。他的名字叫威尔·格雷厄姆。”

“……”

“汉尼拔?你好?你还在吗?“

               ……………………

亚伯基甸把事情搞得一团糟。奇尔顿在医院里,在得到了他应得的一切之后,他顽强地坚持着生活。他曾试图盗取汉尼拔的名字,他梦寐以求的头衔。如果奇尔顿知道的话,他会感谢吉迪恩玩弄他的内脏。如果是这样的话,汉尼拔会对他做得更糟。

吉迪恩不满足于毁掉奇尔顿余生的胃口,他决定去追寻任何一个曾经和他交谈过或谈论过他的精神病学家,这意味着阿兰娜·布鲁姆在名单上。不过,她的入选最终导致了吉迪恩的垮台。出现在她家里导致了他被枪杀和被俘。

汉尼拔一大早就接到电话,现在在阿兰娜的家里,提供支持和安慰,尽管他宁愿呆在床上。阿兰娜需要在这件事上减压,但过了一会儿,这就变得无聊了。汉尼拔溜出去之前,在茶里放了一杯他自己设计的温和的毒品鸡尾酒,让阿兰娜睡着了。

太清醒了,无法回到床上,好奇地想知道Gideon被抓到哪里,汉尼拔在她家后面的田野里散步,从雪上的血喷雾剂中找到了足够的地方。当汉尼拔研究它的时候,他感觉到另一个人在他背后,轻轻地转向它,发现一个人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尽管这样做很粗鲁,汉尼拔还是忍不住盯着他看。这个陌生人在冬天树林的黑暗背景下看起来很可爱,他的深色卷发被寒风吹得乱七八糟。他的眼睛和头顶上的天空是一样的颜色,蓝灰色,在他们的时代已经看得太多了。

“你看起来和我感觉一样孤独。”这位美丽的陌生人在看向汉尼拔之前告诉汉尼拔,他的眼睛避开了汉尼拔自己的眼睛。他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经常看到Lounds女士给他拍的照片,汉尼拔的心脏在胸口不安地跳动。“对不起。那太粗鲁了……忘了我说过什么。”

“等等。”汉尼拔在他后面喊道,那个难以捉摸的人已经开始离开了。在他看来,这种离别为时过早。

“我真的不擅长这个。“一般的社交活动。”威尔·格雷厄姆在汉尼拔面前挥手告别了他,真的,在那里,在这里,在现在。“我不是有意闯入。我只是来看阿兰娜的表现。”

“我让她睡着了。这次经历使她很累。汉尼拔保证说,他希望风不要吹在他背后。他想知道威尔·格雷厄姆的气味,记住它。汉尼拔精神上喘不过气来,跑过他的心灵宫殿,打开门,翻起抽屉,试图找到合适的字眼,让这个人留下来和他多谈一会儿。

“那么我就上路了,莱克特医生。”会毫不费力地受伤的。他走开了,汉尼拔所能做的就是跟在他后面,他自己的名字给他的脚步带来了速度,他的手也变得勇敢。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汉尼拔问道,阿肯伸出手去摸他的胳膊,停顿了一下。轮廓仪突然停了下来,好像被人抓住了一样,对他做出了如此美妙的反应。

“我一直在听,不仅是从熟人那里听到的。威尔笑了笑,表情很轻微,但足以让汉尼拔的胸部奇怪地收缩。“遇见你简直是命运的安排。”

“我必须承认,我也有一段时间想见你了。”汉尼拔的承认使威尔的脸涨得通红,温热的脸红使他更讨人喜欢。

“我没那么有趣。你会失望的。”

“不知何故,我对此表示怀疑。”

The  End

关于昨晚梦的记录

我梦到汉尼拔和威尔了。我梦到拔杯了。虽然是有案件和争执。问题是,亲了。亲了!亲了哎!!!这是最重要的!

茶杯往前亲了一下,虽然不是大家喜爱的深入(我觉得有的时候浅吻挺美好的~),但是那个吻似是安抚,抱歉,示意冷静之类的。好美好~!!!

虽然梦的剧情有点乱,不过这个画面深深的印在了脑海中!(记录一下忘了太亏)

(视角转换比较乱)在危机关头,我都面临生命危险了。然而我在关注他俩的感情。没救了╮(╯_╰)╭

不过我也算心甘情愿了~

美好的梦,梦到了爱的cp。

幸福~(* ̄︶ ̄*)(满足)


前几天去了西湖,看到了大片的荷花~第一反应联想到了莲花坞,想到了江澄、晚吟、舅舅,那个一身紫衣独自承担起整个江家的人。他是那么的好,让人就是想守着他护着他,想默默陪伴他。
(荷花真的是好大一片啊!当时感觉自己隐隐看见了莲花坞的样子,简直不能太兴奋了~!)
【纪念一下头一次在lofter上发东西】